申博官网
申博官网
当前位置: 地方体彩 > 八福官方网站 东北抗联的“露营”传奇

八福官方网站 东北抗联的“露营”传奇

发布时间:2020-01-03 13:10:27    阅读次数:1548
  

八福官方网站 东北抗联的“露营”传奇

八福官方网站,风雪中行进的抗联战士

1946年3月9日,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春天,在哈尔滨道里水道街9号,抗联将领李兆麟遭国民党特务暗杀身亡,时年36岁。

噩耗传来,一时激起民愤,哈尔滨举行了十几万人的盛大游行示威。中共中央机关报和东北局机关报发表了社论和报道,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3月24日,哈尔滨人民将李兆麟安葬在松花江畔。在葬礼上,抗联老战士们与其他送行者怀着悲痛的心情重温了抗联军歌《露营之歌》。

时隔59年后的200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为了正义与和平》在北京举行。在那场晚会上,这首《露营之歌》再度被隆重唱响。

在抗日烽火中诞生的《露营之歌》,是东北抗日联军战斗生活的真实写照,是东北抗日联军歌曲中最杰出的作品之一,曾激励无数抗联战士冲锋陷阵,还一度被编入东北小学课本。它所表现出的中华民族那种不畏强暴的浩然正气,前仆后继的牺牲精神,以及爱憎分明的革命情操,至今依然感染着听者的心灵。

政治军事才能之外的文学风采

在参加革命以前,李兆麟已奠定了深厚的文学功底,尤其对诗词颇有造诣。早年,在辍学务农的日子里,李兆麟刻苦自学,手不释卷,阅读了不少史地和文学书籍,被乡亲们称为多才多艺的“小秀才”。李兆麟的青少年时代,是在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世界的剧烈动荡和变革中度过的。在风起云涌的革命大潮的影响下,李兆麟艰辛求索,探究真理。1931年7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从进步青年到无产阶级先锋队战士的转变。

1933年8月,李兆麟被调中共满洲省委军委工作,先后赴海伦、巴彦、珠河等地巡视工作,参与创建东北抗日游击队。1934年初,他前往珠河赵尚志领导的反日游击队担任副队长,并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精神,协助赵尚志建立了反日联军总指挥部。同年6月,珠河反日游击队改编成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赵尚志任司令,李兆麟任政治委员。1935年1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成立,赵尚志任军长,李兆麟先后任二团、一团政治部主任,率部到牡丹江沿岸创建新的游击根据地。

1936年1月,在反日联合军政扩大会议上,赵尚志被推选为总司令,以抗联三军、六军为骨干,建立了松花江下游地区广泛联合的抗日武装力量。此后,以夏云阶任军长、李兆麟任代政治部主任的抗联三军和戴洪斌任军长的抗联六军,在鹤岗、汤原、依兰、富锦等地开展游击抗日活动,采取避锐击虚的战术,寻找日伪军弱点予以痛击,打得日伪军高层官员惊呼:“抗联是北满国防上的心腹之患!”

1936年3月,李兆麟根据抗联司令部指示,制定了攻打小兴安岭汤旺河一带伪森林警察部队的计划。他率领一支200多人的队伍,冒着摄氏零下30多度的严寒,经过一天的急行军,赶到了小兴安岭西南山的岔巴旗。经激烈战斗,抗联部队活捉了4名伪森林警察中队长,收缴了大批武器。第二天,抗联部队乘胜前进,黄昏时到达老钱柜,一举歼灭了那里的伪森林警察大队,击毙日本军官7人,俘虏伪警察150多人。这次战斗,为汤旺河抗日联军密营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从那以后,抗联第三、六军在汤旺河建立了兵工厂、仓库、医院,这里成了抗联部队休整和补充给养的基地。

在白山黑水间从事抗日活动期间,艰苦卓绝的游击生活并没有磨灭李兆麟与他的战友们的斗志,诗歌成为了他们抒发壮志豪情、展望美好未来的有力武器,《露营之歌》《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军人十大要义歌》和《第三路军成立纪念歌》等闪耀着革命光芒和飞扬文采的诗篇被陆续创作出来并广为传唱。

《露营之歌》是抗联战斗生活的写照。它以一年四季的季节变换为主线,真实地记述了抗联战士艰苦劳碌而又充实乐观的斗争生活,豪迈地反映了将士们忠于祖国、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坚定心愿。全诗如下:

铁岭绝岩,林木丛生,暴雨狂风,荒原水畔战马鸣。围火齐团结,普照满天红,同志们!锐志哪怕松江晚浪生。起来哟!果敢冲锋,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

浓荫蔽天,野花弥漫,湿云低暗,足渍汗滴气喘难。烟火冲空起,蚊蠓血透衫,战士们!热忱踏破兴安万重山。奋斗哟!重任在肩,突封锁,破重围,曙光至,黑暗一扫完。

荒田遍野,白露横天,野火晶莹,敌垒频惊马不前。草枯金风急,霜晨火不燃,弟兄们!镜泊瀑泉唤醒午梦酣。携手吧!共赴国难,振长缨,缚强奴,山河变,片刻息烽烟。

朔风怒吼,大雪飞扬,征马踟蹰,冷气侵人夜难眠。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伟志兮,何能消减,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

最初,此歌取名为《露营》,后又更名为《露营之歌》,歌词描述了一年四季抗联部队征战露宿的情景。每段都离不开“火”字,因为在当时的战斗生活里抗联战士天天都离不开它,冬季取暖,伏天驱蚊,还能在阳光照射不进的阴暗密林里烤干衣服。

后来,《露营之歌》被配以古曲“落花调”,迅速在东北抗日联军各部队中传唱开来。这首歌以其豪情壮志和优美文采,特别是对抗联战士战斗经历的真切描绘,深受战士们的欢迎。在1937年7月李兆麟和金伯文的婚礼上,这首歌又被唱起,赵尚志激动地说:“这首战歌我已唱过多次,但今晚感受特别深,使我激动万千,恨不得立刻带兵下山打鬼子去。”

今天,我们无法找到《露营之歌》最准确的创作时间与创作细节,但是可以猜想,这是一首在艰难中诞生,并记录艰难的歌曲。它的最终全面唱响,是在万水千山的征途中。它不仅仅记载了一段段战斗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它是抗联的每段战斗岁月的真实写照,更是抗联豪气冲天鼓舞士气的重要支撑。

质朴的文字倾诉着抗日战士的真情实感

1937年,根据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决定,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改为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包括三、四、六、九、十一军,赵尚志任总司令,李兆麟任总政治部主任兼六军政治委员。

七七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狂妄地制定了3年内消灭抗日联军的“肃整计划”,在司令长官山田乙三大将率领下,调集了日军31个步兵师团、10个步兵旅,还有伪军15个步兵师、15个骑兵旅共约几十万人的兵力,又凭借2个航空军和2个装甲旅团的支援,以及大批汉奸特务警察的配合,对我抗日联军和根据地人民实行疯狂的“围剿”及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抗日联军损失严重,根据地党组织也受到极大的破坏,人民遭到残酷的屠杀。

为保存实力,中共北满省委决定三江地区的抗联主力部队到小兴安岭西麓开辟新的根据地。李兆麟积极认真贯彻这一决定。7月,抗联六军派出了西征先遣部队,六军军长戴洪滨率领二师、三师、四师和军部以王钧为首的保安团开始进行西征。李兆麟率六军司令部和一师、五师及地方部队仍在下江地区坚持斗争,迷惑敌人,掩护部队西征。六军西征先遣部队因与敌人力量相差悬殊,在海伦活动一个月后返回三江平原。

随着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对以佳木斯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加大搜捕,三江平原处于白色恐怖笼罩之中。从1938年早春起,抗日游击区不断缩小,抗联处境越来越艰难,下江人民的抗日斗争进入最困苦的时期。

1938年6月,北满临时省委在通河召开第八次常委会议,明确提出,必须跳出日军对下江的包围圈,到黑嫩平原去开辟新的游击区。会议决定组织在北满的抗联第三、六、九、十一军主力穿越小兴安岭,向西面的海伦地区远征。除留守部队在原地继续坚持游击战争外,主力部队统一在北满临时省委领导下,由李兆麟、金策、冯治纲指挥,分3批进行西征。

第一批西征部队包括六军军部、六军一师六团、二师直属教导队和二师十一团,由冯治纲负责军事指挥。1938年7月下旬,冯治纲率领第一批西征部队从萝北县老等山出发,一路上,爬山穿林,风餐露宿。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行军,终于到达海伦县八道林子与张光迪所率领的抗联部队会师。

第二批西征部队主要是抗联三军的三师和四师,由抗联三军政治部主任金策负责指挥。他们从宝清出发,北渡松花江到达萝北梧桐河沿岸,与王明贵率领的抗联六军三师八团、二师十二团会合后,共同组成西征队伍,于1938年9月6日从萝北县的老等山出发,10月8日到达海伦白马石,与首批西征部队胜利会师。

第三批西征部队由李兆麟亲自率领。第一、第二批西征部队出发后,李兆麟带领抗联六军教导队在宝清、富锦两地先后与六军一师政治部主任徐光海带领的部队和十一军一师师长李景荫率领的部队会合。然后,北渡松花江再次集结在老等山抗联密营处。11月中旬,他们从老等山出发,踏上了西去的路途。这时,东北地区已是一片冰天雪地。李兆麟率领战士们,迎着凛冽的寒风,踏着没膝的积雪,在杳无人迹的林海里艰难地前进。

白天行军的时候,战士们的手脚被冻裂,胡子和眉毛挂着厚厚的冰霜,他们虽然身体疲惫,但却不能停下休息,因为只要停下来,就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晚上,战士们在摄氏零下40多度的森林里露营,全靠簧火来温暖身体。他们围在篝火旁,烘烤湿透的衣服和鞋子,经常是烤着烤着就睡着了。有一名小战士因为饥饿和疲劳,烤火的时候睡着了,一头倒在火堆上牺牲了。除了寒冷和劳累,战士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要忍受饥饿的煎熬。粮食早就没有了,战士们每天只能在枯树上找干蘑菇吃,或是把皮带切碎了煮着吃。有一次,战士们在雪地里找到了一张已经发了霉的马皮,大家都非常高兴,但当他们把马皮放在火上烤时,却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李兆麟见有的战士皱起了眉头,便风趣地对大家说:“同志们,这可是好东西呀!闻着不好吃着香,吃了它,保住命,咱们才能继续打鬼子啊!”说完,他捡起一块马皮放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在他的带动下,战士们高兴地吃光了这些发霉的马皮。

在途经鹤岗矿山时,西征部队利用夜色,奇袭了兴山郊区的日军仓库,缴获了一批棉花、棉布,解决了部队的冬装困难问题。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李兆麟和他率领的抗联战士们,战胜了严寒和饥饿,终于冲出敌人的重重包围,于12月末到达小兴安岭西麓的海伦县八道林子,同前两批西征部队会师。大家拥抱,欢呼,不约而同地在李兆麟的指挥下,高唱起《露营之歌》。

西征部队陆续撤走后,在日伪军大兵压境,宪兵、警察、特务如麻的白色恐怖下,留下的小股抗联部队仍然坚持在鹤岗矿山和绥滨、萝北一带活动。坚持在梧桐河下游活动的刘海龙领导的抗联六军二十三团,经过几次激战后减员严重,在处境十分危急的情况下,他们于1939年2月潜入关内,摆脱了日伪军的通缉和围捕。刘振声、高玉斌带领的抗联六军五师部分指战员,在掩护抗联主力西征后,坚持转战在萝北、绥滨一带,后被迫过江赴苏联。

1939年5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正式成立,李兆麟任总指挥。他领导三路军在广阔的松嫩平原上开展游击战争,攻击敌人薄弱环节并屡屡取胜,增强了人民的抗战信心,牵制了日本关东军大量兵力,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战。

1942年,退入苏联境内的抗联部队被整编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苏军内部番号远东红旗军第八十八独立步兵旅),驻扎在维亚斯克附近。该部共编为4个步兵营和1个无线电营,指挥机构由旅长周保中、政治委员兼副旅长李兆麟以及苏联联络官王新林等组成。这支部队是东北抗日联军的火种,也是中国第一支使用苏式装备的特种部队,此后的数年中,他们不断以袭扰、破坏、侦察等手段入境作战,在东北境内显示着中国抵抗力量的存在。

写东北人民14年抗日斗争的最强音

1936年至1937年间,《露营之歌》在东北抗日联军将士中广为传唱。几十年以来,刊登《露营之歌》的书籍和刊物也多达几十种。但是,细心的人们可以发现,这些不同版本的《露营之歌》内容有所不同,并且还存在着段落颠倒和标点不一致的问题。

1939年7月7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政治部宣传科编印的《革命歌集(第二集)》中收录了《露营》歌。这是目前能找到的有关这首歌曲最早发表的油印件。1946年3月20日,原抗联第六军政治部主任、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以“兆麟纪念委员会”的名义,主持编印了《纪念民族英雄李兆麟(张寿篯)将军》(非卖品),此版本在介绍《露营之歌》时在内容上将第二段和第三段后半部分颠倒互置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东北烈士纪念馆的研究人员郭兆庆在1958年前后曾经采访过包括冯仲云在内的许多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郭兆庆还根据冯仲云的意见,对1946年纪念版《露营之歌》的段落和文字进行了订正。

由东北烈士纪念馆编写,辽宁、吉林、黑龙江、延边人民出版社于1959年9月联合出版的《东北人民抗日诗词选》,其中收录的《露营之歌》的第二段和第三段的后半部分正好与1946年纪念版相反。抗联史研究专家王晓兵经考证认为:1959年诗选版《露营之歌》的第二、三段反映了原版的真貌。1946年纪念版是东北光复后人们看到的《露营之歌》的第一个印刷版本,建国以后的大多数版本中的错误均出自这一版。与1939年油印版比较,1946年纪念版《露营之歌》共有14处26个字的不同。

王晓兵说,《露营之歌》第一段第一句是描写小兴安岭的壮美景色:铁黑色的山岭,险峻的绝壁悬崖,茂密的原始森林;第二句是对战争环境的描写:骤起暴雨狂风,遍布荒原的松花江畔战马在嘶鸣,使人想象到那些抗日将士的马上英姿。第二段第二句描写了行军的艰难:用一个“溃”字,反映了战士们在山间湿地长时间跋涉造成双脚溃烂后给行军带来的困窘;第三句描写了夏季野外露营生活的艰难:为了驱赶蚊蠓,篝火的浓烟腾空而起,但是战士们身上依然叮满了蚊虻,用手一拍,蚊虻吮吸的人血立即浸透了衣衫。第三段第一句是通过对秋季荒芜田地凄凉景色的描写,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采取的“归屯并户”政策,造成山区和平原交接地区大片土地荒芜的后果,并暗示了日伪殖民统治的专横以及东北人民亡国奴生活的凄凉和悲惨;第二句是描写抗联骑兵部队的夜行军。第四段第一句以风雪的张狂衬托出东北抗联战士的胸怀豪放的气概;第二句描写冬季在积雪中行军和露营的艰难;第三句通过描写冬季露营的真实感受——“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抒发了抗联战士苦中作乐、敢于蔑视一切困难的壮志豪情!

在《露营之歌》的歌词中,有一句“霜晨火不燃”,十分生动、贴切地描写了东北抗联的露营生活。因为据抗联老战士介绍,当年他们在野外露营后,每天早晨天亮前必须把篝火弄灭,因为天亮后敌人的侦查飞机就出动了。为了防止暴露目标,及时熄灭篝火是基本的军事常识。在《露营之歌》的1939年油印版中,此处用的就是“霜晨”,而某些版本此处却用的是“霜沾”,显然不是原版的用词。

《露营之歌》的曲调套用了古曲“落花调”,唱起来十分悲壮激昂。军旅作曲家刘琦说:“这首歌的产生,它就是带着满腔热血,一腔热情,包括歌词的写作上没有什么华丽的词句,它就是直述,一下子就把人带到了那种环境。它是一个大调式的,它是正宫调,非常铿锵有力,唱上去以后,跟歌词结合得非常严谨。它的地域特色非常浓郁,而且是北方人那个性格,直爽、豪迈。它是历史的符号!”

李兆麟被害后,1946年3月27日,《解放日报》在“东北抗日烈士传略”标题下加按语重新发表冯仲云所撰的《李兆麟将军》一文以示哀悼和纪念。此后,《晋察冀日报》等各革命根据地党报相继转载。6月16日在李兆麟牺牲100天之际,《解放日报》发表贺绿汀为《露营之歌》谱写的歌曲。7月1日,为纪念建党25周年,延安新华广播电台首次向全世界播送了《露营之歌》。

2009年,为推动群众性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深入开展,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经中央批准,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解放军总政治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开展评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活动,李兆麟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山河依旧,英雄已矣!《露营之歌》是一首气壮山河的战歌,是全体抗联将士露营生活的真实写照,也充分表达了抗联将士的坚定信念与豪情壮志。可以说,这支歌是抗联将士以不屈的灵魂为笔、以抗联精神为墨、以被沦陷的国土为纸而集体创作的心灵之歌!(来源|党史纵览)

银河线上娱乐场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